为什么《司藤》这么难改还是要做?|专访《司藤》总制片人贾士凯

浏览次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03-17

  原标题:为什么《司藤》这么难改还是要做?|专访《司藤》总制片人贾士凯、导演李木戈

  “《司藤》这个剧本的打磨时间是我们所有项目中最长的,实话,因为这个项目是最难改的。”《司藤》播出4天后,我们在悦凯娱乐见到了这部剧的总制片人贾士凯。

  从小说到影视化,《司藤》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开发过程。2015年,贾士凯刚刚成立悦凯娱乐时便从时悦影视手里买下尾鱼的小说《半妖司藤》的版权,并着手开发。2017年与优酷签订合同,2019年下半年开机,剧本开发历时2年、拍摄117天、后期制作差不多10个月,但特效一直到播出前都还在进行。之后,2021年3月8日,《司藤》上线。

  晋江知名作者尾鱼的小说不好改编成影视剧是公认的,奇幻志怪的背景、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甚至非典型的人物互动模式都让这些小说的改编困难重重。在《司藤》之前,根据其小说《怨气撞铃》改编的《示铃录》的播出效果就不甚理想。

  从《半妖司藤》到《司藤》,原著小说影视化的过程同样波折重重。不同的是,截至目前《司藤》获得了各方较为满意的评价,豆瓣评分也稳定在7.7分,并获得原著党的认可。

  事实上,原著党的认可并不意味着《司藤》原封不动地把小说内容用影视化的方式表达出来,而是在尊重原著世界观的前提下,进行尽可能地还原和合理化改编。而把这样一本禁锢颇多的小说呈现出来,背后是多方力量经年累月努力的结果。

  2015年悦凯娱乐刚成立时,贾士凯便购买了大量版权IP为影视业务做储备,《司藤》是其中之一。版权到手后,悦凯加紧开发。2017年,悦凯便顺利地与优酷签订了定制剧合同,以承制方身份与优酷共同开发制作《司藤》。

  在该剧总监制、优酷剧集中心总经理谢颖看来,《司藤》作为尾鱼最知名的作品之一,在读者心中具有很高的赞誉度。同时,该小说的题材、人设及世界观在当前的影视市场中非常稀缺和新颖,且故事性强,非常适合进行影视化改编。贾士凯同样认为这种女A男O的设定非常符合现在影视观众的审美。

  但困难也是显而易见的。原著讲述了被封印的妖怪司藤复活后的复仇故事,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司藤》影视化最大的困难便是如何在保护原著世界观的基础上达到播出水平。贾士凯告诉数娱,在开发过程中,悦凯找了专家团队多次开会沟通,试图讨论出最合适的方式,在满足政策的前提下拥有很好的开发空间。

  “悦凯的每一个项目开发时间相对来说都比较长,因为我们对剧本的推敲上非常严格。”《司藤》的剧本更是一波三折。在贾士凯的印象中,《司藤》这个剧本用的时间是悦凯所有项目中最长的,“先是公司自己的主观视角,然后还有平台的意见,最后加入进来的是导演的意见,一轮一轮这样下来。”

  导演李木戈是悦凯与平台一致的选择,《司藤》筹备时正是《东宫》在热播,悦凯团队看到了这部作品,非常认可导演,跟平台提议后一拍即合。彼时李木戈接到很多剧本,但他一晚上看完《司藤》原著后,第二天便选择接下这个项目。李木戈认为,相较于以往偏男性向的惊悚悬疑小说,尾鱼可能是出于女性作者的视角,小说人物更细腻、人物更立体,整体悬疑的设置都与人物的自我内心寻找和成长有关。“《司藤》虽然有悬疑惊悚的外衣包裹,但精髓其实是一个女性成长的故事,她在寻找自己的身体过程中寻找自己的骨骼,完善自己的人格。看似寻骨,其实是寻格。”

  在李木戈进入之前,悦凯的剧本开发之路也并不是一帆风顺,为了还原原著,曾忍痛更换过一波编剧。为了既还原原著气质又合理化世界观,新的编剧李旻、汪洪和悦凯策划团队一直在跟专家团队沟通,讨论出合理的可行性方案才往下推进。而这一版剧本也得到了平台很好的评价。在导演进入后,对于后面的一条人物线也做了重新梳理,因此跟编剧也有过争议,在双方达成共识后才有了最终呈现的效果。而李木戈的加入,给男女主的互动戏份也带了很多惊喜。

  这是李木戈与贾士凯第一次合作。在此之前,双方并不认识,更谈不上了解。“说实话,一开始是有分歧的,”贾士凯并不避讳最初两人之间的摩擦,但经过深度沟通,两个直来直往的人开诚布公地聊了各自的想法和困难,发现原来双方殊途同归,所以一拍即合、达成共识,共同说服平台接受实景拍摄。而优酷也追加了投资。

  在谢颖看来,实景拍摄的操作难度主要在于香格里拉的高原反应,是对制片组操作能力的严峻考验。但优酷和制片组进行了可行性分析后,为了画面更好呈现,决定支持实景拍摄。为了更好地还原原著,整个团队也重新回到磨剧本阶段。

  也就是那次深度谈话之后,贾士凯和李木戈几乎达到百分百的信任、通畅,贾士凯也几乎无条件支持李木戈的想法。之后,李木戈花了两个月时间堪景,定下了西双版纳、大理、香格里拉等多个城市,整个剧组共转场五次。这对悦凯的制片团队来说确实是一次巨大的考验,但也最终呈现出令观众惊艳的景色、质感,还原了小说中的氛围。

  在这个过程中,优酷乐意放权给悦凯、悦凯也基于对导演的信任给了最大限度的支持,才有了被原著粉和剧本共同承认的《司藤》。

  “司藤异变于西南,性狠辣,善绞杀,战无败绩,同类切齿。”这是剧中对女主角司藤的解释,司藤所在的族群被称为苅族。这与原著中司藤的身份略有出入。但在李木戈看来,整个剧情并没有完全脱离开原著,还是在原著上进行合理化的。事实上原著结尾处提到司藤的由来其实是一颗陨石作用的结果,改编的过程中把这个设定提前,放到剧情开始的地方,整个世界观就科学了很多,规避了很多敏感的东西。

  同时,李木戈选择用“苅族”来对女主的身世族群做归类。有天在云南堪景的路上,李木戈花了四五个小时查字典,最后找到了“苅”字来代替。“苅”通“刈”,有“割”的意思。而在外形上,李木戈认为“苅”字是草字头,代表植物,恰好符合司藤植物的特征,其次,草字头下面又是“爻”字的一半,代表人类的未知、或者妖和异学空间,利刀旁则代表一种杀气,最终定了这个字。无论是司藤出现的原因,还是所在的族群,编剧团队都尽可能最大程度上符合原著粉的期待,并合理化改编。

  基于原著进行合理扩充是影视化改编的必然选择。《司藤》的主要角色相较原著也有一些变化。和原著相比,剧版司藤除了保留高冷属性外,傲娇、可爱的性格更明显。男主角秦放虽然还是暖男,但也相对外放了很多,并且两人之间的互动也增加了很多,如司藤抢小朋友的游戏币抓娃娃、秦放帮司藤系鞋带。这样的改编并没有引起原著粉的反感,反而圈住了原著粉和剧粉。

  在影视化的过程中,编剧团队增加了司藤和秦放之间的互动、反馈,包括秦放的人物性格也比原著中稍微开朗外放一些,增强了两人之间互动的喜感。同时,剧版也增加了秦放与主线剧情的勾连。李木戈透露,后面的剧情会在小说基础上进行改编,增加了一些反转,比如人物身份的复杂性、秦放身世的改动等。“至少我能保障原著粉既知道又不完全知道剧情走向。如果我以读者的全知视角单纯机械地把小说影视化既是对原著粉的尊重,也是一种不尊重,至少要给观众除了阅读小说的额外影视化体验。”

  而“人间富贵花”景甜饰演的司藤和张彬彬饰演的秦放也让观众无可挑剔。事实上,即使是经纪人业务出身的贾士凯,在为《司藤》寻找演员时也不免碰壁。“说实话,特别感谢景甜。很多艺人都担心项目过不了审、播不出来。”但景甜几乎是在看完剧本之后就决定出演。而在贾士凯看来,景甜也绝对符合司藤的形象,“第一眼是足够漂亮。司藤这个人物一定要漂亮。第二是高冷,景甜有高冷的一面符合这个角色。第三是演技,她自己有信心能把司藤这个角色演好,我更喜欢选择这样的艺人。最后,档期也合适。”

  悦凯并没有“假公济私”地让旗下演员包揽这个IP,只有女演员李沐宸在《司藤》中出演女二号,这也是经过导演、影视部门负责人同意的。“很尊重我,我觉得合适(的演员)就用,不合适他们一定不会给我往里面塞人。”李木戈能感受到悦凯想在影视业务上长期发展、而不是为单纯为旗下艺人服务的决心。

  在后期制作时发生了一个故事。李木戈不想用传统的唯美镜头堆积式片头,想要找团队好好设计,做成带有故事性的内容。悦凯的团队知道后二话没说就支持,“当时直接问我需要多少钱,然后我们就一起找到做片头的团队,包括做音乐、定插曲都很顺畅。”

  对于项目有利的要求,悦凯都在能力范围内支持。而在《司藤》这个项目中,悦凯在服化道、特效和美术方面投入了最多成本。在贾士凯看来,审美是一定要有的,“一部戏的根基是剧本、审美是精髓。现在观众的审美越来越高,需要创作者不断创新。不仅剧本要推陈出新,服化道也要提升。“

  最令贾士凯津津乐道的是《司藤》在服装上的用心,“景甜在剧里穿的旗袍我们就改动了很多,每一件衣服都不是老式旗袍,那件白色带斗篷的衣服改了不下五六次,包括每套旗袍的特色、丝的搭配、上面的纹理基本上都要有创新设计。”

  而《司藤》从去年初杀青后,团队就一直在做特效。2015年,贾士凯首次担任制片人的《盗墓笔记》播出,这部超级网剧既创造了令人咋舌的播出成绩,也因为特效受到网友攻击。直到现代,贾士凯依然认为,受制于当时的市场状况、平台采购价和成本预算,《盗墓笔记》绝对不是一部很差的作品。但时至今日,贾士凯不会再做5毛特效了。

  2015年成立悦凯时,贾士凯就把悦凯定位成整合型娱乐公司,同时开展了艺人经纪、娱乐化营销和影视制作三大业务板块,并囤积了《司藤》、《大明风华》、《爱情的开关》等多个IP,为影视业务做储备。之后又增加了音乐演出业务。在公司内部,这些业务有一定协同性,但贾士凯还是会尊重每一个主管对项目的考量,“比如《司藤》这个项目,影视业务的负责人要对项目负责,如果把悦凯的演员都装进去,那只是在为悦凯做事,不是在为观众做事。”但这并不意味着绝对地杜绝内部合作。《司藤》的ost部分就有合作艺人刘宇宁参与,营销部分也由悦凯的营销团队与外部公司合作。

  贾士凯很有总制片人和管理者的自我修养,“为什么是总制片人?就是因为你要给到每个人空间和自由度、去平衡好他们的关系、为大局把关,而不是什么都揽着自己去做。无论是做公司的管理者还是其他,你的付出一定是比别人多。”

  同时,贾士凯心里也憋着一股劲儿,想向业内、向观众证明自己,“很多人不认可经纪人转制作人,悦凯各部门为什么独立化运作、各个团队拥有决定权和选择权,就是要规避掉市场上这样的说法。”

  尽管业务范围广,但贾士凯总结到,悦凯无论做艺人经纪、娱乐化营销,还是影视制作、音乐演出,四大板块都坚持以青春为主,“包括我们的文学部、编剧,都是相对比较年轻但经验十足的团队。”目前悦凯有7、8个剧本在开发中,包括玖月晞的都市三部曲、以《国子监》为代表的青春甜宠向的题材,和以烟雨江南的《永夜君王》为代表的男频IP。

  贾士凯时刻清醒地将悦凯定位为“小微企业”,“悦凯成立到现在快6年,并不是每一个项目都会这样,但我们也在从每一个项目中吸取惊艳,在总结当中进步。”

 

Copyright 2017 凯时官网 All Rights Reserved